辣媽幫首頁>情感天空辣媽幫>助學達人以助學為名性侵兒童
情感天空幫

助學達人以助學為名性侵兒童

Lv.
坐落于廣西壯族自治區西北部的隆林各族自治縣群山環繞、民風淳樸。但8月13日,一則媒體報道打破了這座偏遠縣城的平靜:“百色助學網”創始人王杰披著公益外衣,性侵多名中小學生的事件被曝光。當晚,在隆林縣文化體育廣場江那小區470號的出租屋內,王杰被警方帶走。
一夜之間,曾被媒體譽為“大山里的天使”的王杰,露出“魔鬼”真容。
這晚同樣難以入睡的,還有遠在千里之外的山東青年秋楚(化名)。得知王杰的惡行被披露的消息,他長吁了一口氣,長達1年多的追蹤和調查,終于等到一個結果。
助學達人以助學為名性侵兒童
4年前 樓主
  •   
  • 分享  
  •   助學網站負責人問:“你想得到什么呀?”
    2012年,山東泰安一家義工組織的成員秋楚第一次打開“百色助學網”時,就被網站上廣西偏遠山區孩子的貧困狀況和求學的渴望打動了。
    “百色助學網”是由隆林縣沙梨鄉人王杰于2006年3月以個人名義建立的,主要為百色地區的貧困學生募集助學金。在接受媒體采訪時,王杰稱網站創辦9年來,資助貧困學生4000余人,共接受逾萬名愛心人士捐款700多萬元。
    “助學達人”、“大山里的天使”是當地媒體給王杰貼上的標簽,他的助學事跡也因報道而廣為傳播。
    看到網站上孩子們渴望求學的眼神,網頁上方不停滾動的“捐資助學,造福桑梓,用愛播種希望……”的文字,秋楚對王杰多年持之以恒的助學行動欽佩不已。
    4年前 1樓 回復
  •   跟義工組織的成員商量后,秋楚發動同伴義賣募捐了一筆錢,于2012年至2013年分批匯入“百色助學網”的捐助賬號。
    這家網站的捐助賬號是王杰個人的工行賬號,起初,秋楚也覺得有些奇怪。王杰解釋說,因為人手和資金不足,就沒有正式去民政部門申請注冊,所以沒有對公賬號。出于對王杰的信任,他們并沒有指定這筆錢的具體用途,而是希望王杰能根據孩子的實際情況,安排資助金的使用和分配。
    2014年年初,秋楚突然收到一條受資助的女學生發來的QQ留言,說王杰對外提供的受助圖片是假的,她沒有得到那么多助學款。這名學生還表示,王杰說要領助學款的話必須去他家,學生說不敢去,王杰就取消了她的資助資格。
    4年前 2樓 回復
  •   這名女生的欲言又止,讓秋楚感到有些不尋常。2014年5月,他抽空來了趟廣西隆林縣,走訪了隆林中學、克長小學和沙梨小學等幾所學校,發現孩子們說的情況屬實,王杰并沒有按照承諾,足額地將資助金額發放到孩子手中,有的被扣掉10~20,有的甚至一分錢沒有拿到。
    2014年6月,在網上與王杰的接觸過程中,秋楚稱他有了一個更驚人的發現。當時,他的一個義工朋友在QQ上跟王杰聊天時,偶然問起“你們那兒做助學,是不是還有其他能得到的東西?”王杰回答說:“你想得到什么呀?”感覺不對勁的義工朋友繼續追問下去,王杰發過來一條信息說,如果對方能拿出兩萬或者是三萬,他就能夠提供一名中小學女生,“到你那兒陪你過寒假或是暑假”。
    4年前 3樓 回復
  •   “你找的那個助學網站不行,你得趕緊去考察一下!”聽完義工朋友的話,秋楚不敢相信這是真的。
    公益助學變成一門生意
    從山東泰安到廣西隆林,單程就得花近3天時間。因為手頭工作走不開,秋楚悄悄地在網上展開了調查,他喬裝成江西的一名老板“袁航”,表示要向王杰的“百色助學網”資助30萬元。
    為了取得王杰的信任,秋楚在“百色助學網”上反復查閱資料,發現有個叫張鈞的廣東老板,跟王杰在網站上互動較多。他想辦法聯系上張鈞,交談中張鈞透露,他去過隆林“助學”過很多次,“來隆林真好,有吃有喝有住還有姑娘玩”。
    聽說是張鈞介紹的朋友,王杰對“袁航”毫不設防。得知他有捐款意向,沒交流多久,王杰就拋出了“可以提供色情服務”的橄欖枝。為了證明所言非虛,他還在網絡聊天時,用手機對著攝像頭播放了一段他性侵女童的視頻。
    4年前 4樓 回復
  •   
    4年前 5樓 回復
  •   “你們過來考察,我給你們提供所有的生活設施,還給你找個小姑娘陪著。”怕“袁航”不相信,王杰陸續從網上給他傳了十多部他拍攝的不雅視頻。
    “從視頻上看,被王杰侵犯的小姑娘至少有5人以上,都是十多歲的孩子。”秋楚說,之前總以為王杰在開玩笑,但這么多的不雅視頻表明,王杰確實在披著公益外衣,干著令人不齒的勾當。從那一刻起,秋楚發誓一定要揭開王杰偽善的面具,使其受到法律制裁。
    陸蕓(化名)是王杰口中“從小學吃到現在”的一名壯族女生。她永遠忘不了12歲那年,她被王杰侵犯時的情形。
    4年前 6樓 回復
  •   當時陸蕓還在上小學六年級,從朋友那里得知“百色助學網”后,家境貧寒的陸蕓和同學黃莉(化名)很快成功申請到了資助。領取資助時,王杰以辦手續為由,開車將她們從村子里接到隆林縣城。
    出于對資助人的信任,她們毫無防備地被王杰帶到隆林縣夜市街的一家賓館,當晚,兩名小學女童被王杰和他的一個朋友在賓館房間給侵犯了。黃莉一直記得,侵犯她的那個人叫“楊杰”。
    秋楚是通過王杰的QQ空間找到陸蕓的,聯系上陸蕓后,她的第一句話就是:“沒有人比我更恨他了,他毀了我!”
    原來,第一次性侵陸蕓后,王杰并沒有罷手,他還偷偷把實施侵犯的過程錄成視頻,日后常常以此來要挾她。
    4年前 7樓 回復
  •   原本為了繼續求學而申請的幾百元助學金,變成了陸蕓的噩夢。在班上排名靠前的陸蕓,中考前發現自己懷有身孕,不得不退了學。打工期間,她也時常受到王杰隔三差五地騷擾。
    得知秋楚在調查王杰的丑惡行徑后,陸蕓和其他一些受害女生漸漸聚集在一起,幫秋楚一起搜集證據。
    持續1年多的暗訪,他們漸漸摸清了“百色助學網”背后的秘密:
    ——沒有其他工作,王杰就從一年100萬元左右的外界捐助中提取20萬元作為主要收入來源。
    ——以發放助學金的名義,王杰在賓館、出租屋性侵多名女童,其中絕大多數都是未成年人。
    ——利用受助女童的弱勢和無知,王杰組織她們為廣東、上海、江西等地多名有特殊需求的老板提供性服務斂財。
    4年前 8樓 回復
  •   這個我也看了,真真兒是個畜生
    4年前 9樓 回復
  •   陸蕓的手機中還存有一段他跟王杰的對話,王杰表示,她如果能幫忙介紹十四五歲的學生給捐助老板提供性服務,介紹一個可以提成1萬元,如果是漂亮的處女更值錢。
    披著公益外衣的助學網站成了王杰的一門罪惡的生意。記者在調查中了解到,拿著村校教師工資的王杰,不僅擁有一輛奇瑞轎車,還在縣城周邊買了一塊地準備建房,并投資建了鴨廠準備搞養殖。至于這些錢從哪里來,從來沒人過問。
    隆林是他的天下?
    在“百色助學網”開辦的9年間,王杰侵犯多名未成年少女,為何卻一直沒有人向當地警方或教育部門揭發舉報呢?
    4年前 10樓 回復
< 1 2 3 4 ··· 5 > 跳到 確定

最近加入用戶

幫排行榜

时时彩技巧 个人经验